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澳洲奶粉代购“凉凉”,外资奶粉企业业绩多受影响

2022-10-19 19:39:13 427

摘要:据ABC News(澳大利亚广播公司)报道,受疫情导致的边境关闭、入境人数减少等影响,澳洲奶粉代购受到冲击,约有30%的代购专卖店关闭。有业内人士预测,由于前期澳洲私人代购有大量的囤货、抛售现象,如果问题持续下去,则当地奶粉价格体系将受到影...

据ABC News(澳大利亚广播公司)报道,受疫情导致的边境关闭、入境人数减少等影响,澳洲奶粉代购受到冲击,约有30%的代购专卖店关闭。有业内人士预测,由于前期澳洲私人代购有大量的囤货、抛售现象,如果问题持续下去,则当地奶粉价格体系将受到影响。

从全球范围来看,受跨境购渠道下滑等影响,多家外资奶粉企业在中国婴幼儿奶粉市场的业绩均有所下滑,新西兰网红奶粉品牌a2公司也调整了2021财年的业绩目标。a2公司认为,如果澳大利亚疫情稳定下来,代购渠道受到的影响将是暂时性的。而在达能公司看来,代购渠道的恢复仍存在不确定性。

乳业专家宋亮则认为,眼下国内高端、超高端奶粉的价格战缩小了与跨境购奶粉的价格差距,一定程度上会延缓奶粉跨境渠道的恢复。

澳洲约三成代购专卖店关闭

报道显示,疫情前澳大利亚约有15万人从事代购,除了专业代购,还有许多游客和留学生充当临时代购的角色,约有1000家实体专卖店迎合了这一需求。然而疫情期间,包括留学生在内的入境人数大幅下降,澳洲实施边境关闭及封锁禁令,导致零售贸易受到巨大冲击。

澳大利亚品牌与代购咨询公司Honeyroo表示,目前约有30%的代购专卖店暂时或永久关闭。事实上,澳洲最大的代购物流公司之一蓝天物流公司(Blue Sky Express)已在今年5月宣布破产。

“澳洲婴幼儿奶粉价格低,再加上奶粉重量大,运费比较贵,只做奶粉代购根本不赚钱,好多人都是兼做营养品、UGG等。”曾在澳洲留学的侯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在澳洲从事代购的主要有家庭主妇、留学生和专业代购公司,疫情封锁限制赴澳人员入境,加之航线减少影响产品运输,澳洲奶粉代购量缩水在意料之中,“好像一夜之间所有代购都不行了,我认识的几个日本代购已经转战三亚免税店了”。

与往年相比,在澳洲从事奶粉私人代购的小刘月销量仅是过去的1/5。她认为,由于海外疫情相对严重,中国消费者出于安全考虑,更愿意选择国产或在国内渠道销售的奶粉。此外,国际航线的减少延长了奶粉运输时间,很多消费者不愿意等。

在欧洲,私人代购的日子也不大好过。疫情期间,英国、德国均出现奶粉断货及限购措施。“虽然价格没涨,但比较难买了。国际物流还可以正常发货,但邮费每罐涨了10元。”一位英国奶粉代购告诉新京报记者。此外,汇率变化也增加了部分欧洲国家的代购成本。

而进口海鲜冻品外包装样本检出新冠病毒核酸阳性的案例,无疑让国内消费者对代购产品的安全性提高了警觉。北京市卫健委近期提醒市民,海淘、代购境外地区商品应做好外包装消杀。

一位外资奶粉品牌相关负责人告诉新京报记者,目前代购渠道萎缩主要发生在澳大利亚,且集中在私人代购,其他地区的奶粉跨境购业务未受到大的冲击。由于前期澳洲私人代购有大量的囤货、抛售现象,如果问题持续下去,则当地的奶粉价格体系将受到影响。

外资奶粉业绩受波及

值得注意的是,海外代购渠道萎缩已影响到几大奶粉品牌的财务表现。

健合集团财报显示,整个上半年的旅行限制,遏制了澳新及其他市场的代购活动,使这些市场的销售承压,并干扰其销售渠道,继而对利润造成负面影响。一季度,健合集团澳新市场收入下降8.5%;上半年,其旗下成人营养品品牌Swisse在澳新市场的营收同比下降35.8%。

法国奶粉巨头达能不久前发布的2020年三季报显示,因去年同期基数过高,中国奶粉业务出现两位数下滑,这导致其全球特殊营养销售收入在第三季度下降5.7%,其中销量和销售额均下降约2.9%。不利因素包括受到疫情引发的渠道物流不畅,跨境渠道奶粉销售锐减,以及前期恐慌囤货的影响。

财报显示,达能三季度境外渠道销售额同比下降约25%。由于边境持续关闭,旅游人数减少,达能的中国婴幼儿奶粉跨境渠道销售额缩水约60%。

美赞臣母公司利洁时首席执行官在三季报业绩发布会上表示,居家防疫等措施对利洁时旗下某些品牌产生了重大影响。由于旅游人数减少、口岸关闭,美赞臣在中国香港地区的业务受到波及,影响了香港和内地的跨境贸易,导致营养品业务销售额下降。

此外,靠代购起家的新西兰网红奶粉a2牛奶公司今年9月发布的2021财年业绩预测称,因中国游客和留学生减少,澳大利亚代购渠道收缩超出预期,一些代购企业与经销商渠道出现了一定程度的波动,预计这种情况将持续到2021上半财年的剩余时间里,公司在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上半财年收入将低于计划水平。

在疫情影响下,a2公司2020财年(截至2020年6月30日)奶粉收入取得33.8%的增长,其背后是该公司中文标签奶粉占比的持续扩大,以及代购渠道比例的持续下降。2017财年,a2公司以跨境购方式进入中国的英文标签奶粉营收占比高达92%,母婴渠道占比仅为8%。而在2020财年,a2公司中文标签奶粉实现销售额翻番,并加大了线下渠道投入。

私人代购或进一步萎缩

达能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范易谋表示,第三季度的销售业绩体现了疫情下的新环境及其带来的众多变化对业务产生的深远影响,其中包括卫生防疫措施、边控防疫安排、消费者信心的不确定及其他结构性转变。

由于疫情带来的种种不确定性和市场的持续动荡,达能对今年剩余时间的业务前景表示难以预测。这些不确定因素包括各地防疫限制措施的解除,渠道复苏,消费习惯的变化,代理渠道及中国内地跨境业务的复苏等。

早在2016年,达能就已在中国建立官方跨境购渠道,节省了在三四线市场的渠道费用。今年一季度,在个人代购受限的情况下,达能官方海外旗舰店的销量有所上升。此外,荷兰皇家菲仕兰的奶粉官方跨境购销售额也同比增长1.5倍。

乳业分析师宋亮表示,海外疫情将推动官方跨境购比例增大,个人海淘比例将进一步下降到不足20%。2014年,个人代购约占我国奶粉跨境购数量的70%,到2017年、2018年比例已降到30%左右。究其原因,一是个人代购易滋生假冒产品,连累品牌方,官方跨境购则可以避免假货,保障产品质量;二是官方跨境购可以提升品牌方的利润水平,打破婴幼儿奶粉配方注册制对其品牌数量的限制,帮助更多低价、高品质的产品进入中国三四线市场。

基于中国消费者的潜在需求,a2公司认为,如果澳大利亚疫情稳定下来,代购渠道受到的影响将是暂时性的。

在宋亮看来,疫情后奶粉跨境购数量仍会保持增长,但进入今年6月,中国市场上70%以上的高端、超高端奶粉都在打价格战,折后单价降到200多元,与跨境购奶粉的价格差距缩小,将暂时影响私人代购和官方跨境渠道的恢复。

新京报记者 郭铁

编辑 李严 校对 柳宝庆

来源:新京报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